案例展示case

(上午8:30-夜晚21:00)

履行过程中存在多份不同主体签订的合同

更新时间:2019-06-14 10:14    点击:

品牌:某某

单位:

市场价:4500元

优惠价:4500元

产品介绍

  李某山诉李某洲海上、通海水域财产损害责任纠纷案

  青岛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保险人对承保风险作为近因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保险责任,但不对承保风险并非近因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保险责任。所谓近因应当是效果上近接,并独立发挥决定性、支配性作用的原因。本案货损发生的近因是承运船舶的机损事故而非航程迟延。保险合同的除外条款中并不包括承运船舶的机损事故,该近因属于承保风险,保险人应根据约定对该近因造成的损害承担保险责任。遂判决阳光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宣判后,原、被告均服判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荣成某海运株式会社韩国分公司诉山东某修船有限责任公司等追偿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

  某银行运城分行根据《授信额度协议》和海鑫公司的申请,开立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信用证开立后,某银行运城分行收到了受益人交来的包括提单在内的信用证项下单据。某银行运城分行经审单认为符合信用证的规定,并向海鑫公司发出对外付款/承兑通知书。因备付款项不足,不能足额支付上述信用证项下款项,海鑫公司向某银行运城分行申请进口押汇。2014年2月21日,某银行运城分行向海鑫公司提供825万美元押汇款用于支付信用证项下款项。由于海鑫公司未能偿还押汇本金及利息,三份正本提单仍由某银行运城分行持有。某银行运城分行所持提单项下货物由“ZAGORA”轮承运,在岚山港卸载后,被海鑫公司全部提取。后某银行运城分行以无单放货为由,申请扣押了“ZAGORA”轮,并提起本案诉讼。

  青岛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某银行运城分行先是基于履行了开证义务而取得信用证项下提单,后又基于进口押汇合同关系继续持有提单,而非基于买卖等基础合同关系交付或指示交付的方式取得提单,故不能认定其在取得涉案提单时即已取得提单项下货物的所有权,不能行使基于所有权的物权请求权。但是,基于某银行运城分行合法持有提单、法律规定提单可以设立权利质权、某银行运城分行与海鑫公司在进口押汇合同中存在书面提单质押约定等事实,应当认定某银行运城分行享有提单质权。某特别海事公司作为提单承运人,凭单交货系其法定义务,在未收回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将货物交付给海鑫公司,明显违反法定义务,侵犯了某银行运城分行作为提单持有人所享有的提单质权,构成侵权。遂判决某特别海事公司赔偿某银行运城分行损失8351704.94美元。

  本案是一起具有“一带一路”因素的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案件,涉及到保险近因原则的理解和适用。近因原则是海上保险合同的一项基本原则,为绝大多数国家海上保险法所采用。所谓近因原则,是指只有对损失的发生起决定性的、占支配地位的、最具影响力的原因属于承保风险时,保险人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由于船舶在海上航行可能遭遇一系列风险、事故,因此可能有以串连形式存在的一系列原因。如果某一原因的介入打断了原有的某一事件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链条,并独立对损害结果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该新介入的原因即作为近因。如果没有新原因的介入,则须在因果关系链条中找到最后一个对损害结果发生决定性支配力并可作为其后一系列原因之充分条件的原因,作为近因确定保险责任的有无。在本案中,由于承运船舶发生机损事故导致航程远远超出正常时间,尽管从表面上看,损害是由航程迟延造成的,但迟延是船舶机损事故的必然结果,对涉案货物损害的发生不具有独立的决定力量,而是充当了船舶机损事故与损害结果之间的桥梁,并非作为外来因素介入中断了原有的因果关系链条,而是在这一链条内部承担传导和中介的作用。因此,虽然航程迟延直接造成的灭失、损害或费用,属于协会货物A条款列明的一般除外条款,但由于本案货损发生的近因是承运船舶的机损事故而非航程迟延,故保险人不能免责。该判决通过对近因原则正确的理解、阐述和运用,定分止争,充分体现了司法服务保障“一带一路”建设的基本功能。

  日照某粮油有限公司诉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案

24小时为您服务